【龙城开讲第434期】贾陆英说《论语》:楚狂接舆讥笑孔子

来源:太原新闻网 作者: 2016-03-30 08:30:30

逐章逐句学《论语》(434)微子篇第5章

18·5 楚狂接舆①歌而过孔子,曰:“凤兮凤兮!何德之衰?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已而已而!今之从政者殆而!”孔子下,欲与之言。趋而辟之,不得与之言。

【注释】

①接舆:楚国的隐士,佯装狂人以避世,因为他接孔子之车而歌,故称之为“接舆”。舆,车。

【译文】

楚国的狂人接舆,一边唱着歌,一边走过孔子的车说:“凤凰呀,凤凰呀!你的德行为什么这样衰微?过去的已经不可挽回,未来的依然可以追及。算了罢,算了罢!如今的从政者已经危乎其危了。”孔子听后立刻下车,想和他谈谈。那人却快步而去避开了,孔子没法和他谈。

【问答】

问:接舆为什么讥讽孔子“何德之衰”?

答:古俗相传,世有道则凤鸟见,无道则隐。接舆以凤凰比孔子,讥笑他不识时务,天下无道却不能隐退。孔子之所以“欲与之言”,是因为他赞许隐士们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精神,又不同意隐士们消极避世的态度,很想同他们交流沟通。

李白有诗云:“我本楚狂人,凤歌笑孔丘。”其人其事,就是《论语》中“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”的典故。

(责编:王春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