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龙城开讲第473期】贾陆英说《论语》:尊五美,屏四恶

来源:太原新闻网 作者: 2016-05-25 08:30:42

逐章逐句学《论语》(473)尧曰篇第2章

20·2 子张问于孔子曰:“何如斯可以从政矣?”子曰:“尊五美,屏四恶,斯可以从政矣。”子张曰:“何谓五美?”子曰:“君子惠而不费,劳而不怨,欲而不贪,泰而不骄,威而不猛。”子张曰:“何谓惠而不费?”子曰:“因民之所利而利之,斯不亦惠而不费乎?择可劳而劳之,又谁怨?欲仁而得仁,又焉贪?君子无大小,无敢慢,斯不亦泰而不骄乎?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视,俨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?”子张曰:“何谓四恶?”子曰:“不教而杀谓之虐;不戒视成谓之暴;慢令致期谓之贼;犹之与人也,出纳之吝谓之有司。”

注:由于本章篇幅较长,为叙述及阅读的方便,依据文意分为以下4节:

(1)子张问于孔子曰:“何如斯可以从政矣?”子曰:“尊五美,屏①四恶,斯可以从政矣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屏(音bǐng丙):同“摒”,除去。

【译文】

子张请教孔子说:“怎样做就可以从政呢?”孔子说:“尊崇五种美德,屏除四种恶政,这样就可以从政了。”

(2)子张曰:“何谓五美?”子曰:“君子惠而不费,劳而不怨,欲而不贪①,泰而不骄,威而不猛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欲而不贪:皇侃《义疏》注:“欲仁义者为廉,欲财色者为贪。”此“欲”字与下文中“欲仁而得仁,又焉贪”一句的“欲”字同义,指欲仁义。

【译文】

子张问:“五种美德是什么呢?”孔子说:“在上位的君子,给民众以好处,而自己却无所耗费;役使民众,民众却不怨恨;自己欲修仁德,却不贪图名利;安泰矜持却不骄傲;庄重威严却不凶猛。”

(3)子张曰:“何谓惠而不费?”子曰:“因民之所利而利之,斯不亦惠而不费乎?择可劳而劳之,又谁怨?欲仁而得仁,又焉贪?君子无大小,无敢慢,斯不亦泰而不骄乎?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视,俨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?”

【译文】

子张问:“怎样做才是惠而不费呢?”孔子说:“给民众想要得到的利益,这不就是既施惠于人又无所耗费吗?不违农时,选择民众可以外出劳动的时间去让他们劳动,又有谁会怨恨呢?自己想要有仁德就得到了仁德,那还贪求什么呢?君子待人,无论势众势弱,无论位尊位卑,都不敢怠慢,这不就是安泰矜持又不骄傲吗?君子于己,衣冠整齐,目不斜视,庄重严肃使人有敬畏之心,这不就是威严却不凶猛吗?”

(4)子张曰:“何谓四恶?”子曰:“不教而杀谓之虐;不戒视成谓之暴;慢令致期谓之贼;犹之与人①也,出纳之吝谓之有司②。”

【注释】

①犹之与人:同样是给人。犹之,同样的意思。与,给与。②有司:古代负责具体事务的小官吏。谓之有司是说,这样就不是在上位的人所应做,而只是有司的事。意为“有失身份”。

【译文】

子张问:“四种恶习又是什么呢?”孔子说:“不事先教育就去杀戮犯错误的人,叫做残忍;不事先告诫就要求立刻成功,叫做暴躁;下达任务时懈怠又突然限期完成,叫做玩弄手腕害人;需要给与下属的好处,过于吝啬,叫做有失身份的小家子气。”

【问答】

问:“尊五美,屏四恶”对于当今时代的领导者有何借鉴意义?

答:这段话,集中表达了孔子关于为政者应当如何从政的思想。

“尊五美”,是为政者应当尊崇的五种美德:一是“惠而不费”,给民众以他们想要得到的利益。比如民众最需要住房,你给他提供合适的住房,他就会满意,你提供高级小轿车,他买不起,不满意,就是浪费了。这一点,启示我们做决策时一定要从群众的实际需要出发,切不可靠“拍脑袋”、想当然办事。二是“劳而不怨”,从不伤害民众的切身利益出发去组织公益劳动。地里种什么庄稼最好,农民最有发言权。我们有些干部不去倾听他们的意见,搞强迫命令、瞎指挥,结果收成不好,劳民伤财,农民就会有怨气。三是“欲而不贪”,想要成为有仁德的人就不要贪图名利。搞那些政绩工程,或者以权谋私,你的仁德就丧失了。四是“泰而不骄”,对待民众既要安泰矜持,又不骄傲怠慢。五是“威而不猛”,既要庄重严肃,使人有敬畏之心,又不蛮横凶暴。

“屏四恶”,是为政者应当摒弃的四种恶习:一是“不教而杀”。教育人是领导者的职责,你不教育他,不让他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就去惩罚他,杀戮他,这就是残忍。二是“不戒视成”。你当领导,不事先告诫下属应该达到什么要求,做到什么标准,就突然要求他拿出成果来,这就是暴躁。三是“慢令致期”。下达任务时显得十分懈怠,玩忽职守,督办不力,却要下属到期达到很高的要求,这就是害人。四是“出纳之吝”。需要给予下属的好处,过于吝啬,这就是有失身份。这四条集中到一点,是对为政者失职行为的严厉批评。

(责编:)